逆天改命

坤廷|明知故犯(01)

PD坤x导师正,写一个关于他们的,未来的故事

并在故事里,将过往他和他的岁月雕刻



1.

朱正廷比通知要早一天就到了廊坊,作为现在知名的影帝和音乐人,他受到了摄影老师和工作人员的高度欢迎。而他本身又是第一批从廊坊走出去的练习生,那个节目已经过去几年了,请他们回来做导师本身就是一个幻想,连工作人员都没想过朱正廷会真的同意了。

这次工作人员见到他都对他打招呼,当年大厂的人叫他“朱正廷”或者“乐华的那个”,全然不顾公司带过来的有七个人,任何一个都能被那个替代。现如今称呼却总忍不住在后面加上“老师”两个字,变成他总是听见的“朱正廷老师”,这个称呼来的轻便又自然,从很早之前就有人这么叫他。

有个眼熟的选管说,“已经还有人先过来了,是……”

他没有说完就被朱正廷举手打断,还是显得年轻的影帝露出和多年前没有什么差别的微笑,“没关系的,只要在这里就能碰的到面,给我留点悬念呀。”他把手比在嘴边,依稀见得到少年时候偶尔可见顽皮的模样。

选管秒懂的做出手拉拉链的表情,朱正廷对他笑了笑。

他提着行李找到了节目组给他安排的房间,行李都没有整理好就出了门。站在走廊上可以看见大棚,好几年前他也是在那里面认识了很多人,如今有的还是朋友,有的已经不怎么联系了。时光荏苒总会带走一些东西,而留下来的,却又是最珍贵的。

当年他们来到廊坊是十二月份开头,天气有些冷,谁人都穿着很厚的棉衣,有的人还被冻的鼻尖发红。当时好多人站在门外,都不知道前路会是什么样。

而今他一个人站在这熟悉的景色里,还能想起来第一次很多练习生一起走进来的画面。那扇门打开,中间缝隙的光亮刺眼的如同玄幻小说中的才会有的天梯,然后第一个人走进来,慢慢的一百个人都到齐了。

他这些年下来认识过很多人,圈内的圈外的。圈内的人和他相似的有,不同观念的也很多。圈外的评价更是什么的都有,他们总说娱乐圈这个圈子,又热血又黑暗。然后他在那时,想起来了一个人。

他想起的蔡徐坤,是最初在采访中说“没有梦想会失眠“的蔡徐坤;是曾经在这大厂里成王的蔡徐坤;是在一段抹不去的时光中陪伴朱正廷熬梦想朝不保夕的蔡徐坤;是在限定团解散的时候比谁都要不舍得的蔡徐坤。

他们最初就是惺惺相惜的,在接到节目组定下来的剧本时谁都不愿意营业出争锋相对的角色。朱正廷觉得蔡徐坤和他的想法可能是一样的,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营业也不是为了做秀,他们只是单纯的从自己的低谷深渊里面爬出,在凝视深渊的同时走向另外一个没有未来期许的地方。他们从最开始就不愿意交恶到后来惺惺相惜只用了短短的一周。

第一天他们学习主题曲,晚上蔡徐坤不小心把他吓着了。

后来三天他们练习主题曲,蔡徐坤和他一起对着镜子找Balance。

第五天下午他们重新评级,蔡徐坤很完美流畅的完成了自己的节拍,只是声音发颤看起来还不熟练。

第六天july选择看中的练习生,蔡徐坤说自己家里有养小动物,朱正廷很羡慕。

第七天他们就已经共同进退,蔡徐坤被朱正廷叫过去一起吃饭。朱正廷一贯觉得人和人的缘分很难说明,就像他和蔡徐坤从初见开始,就是缘分。

而后晚上他们重新评级,张艺兴说了快乐大本营的录制,蔡徐坤当上了主题曲的C位,朱正廷偏头看他,见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欢喜。

2.

蔡徐坤一大早就起床去了棚内,当年的总导演换了个人,有些过去的细节蔡徐坤却是想要还原出来。导演组对他的意见自然是很听从的,一是对方真的是所有的偶像练习生节目当中走出去最出名的一个,二是如今的蔡徐坤来这个节目完全是自降身份。

他刚指挥着人把椅子全部搬回到记忆中的位置上,那边场记就说也有导师提前过来了。

蔡徐坤过来的时候没有向导演组询问导师是谁,可其实早就在内心里猜到了七七八八。当年他们那波人如果要梦回大厂,哪些人会回来哪些人不回来,他在心里都是有数的。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猜在这里会遇到朱正廷,而早到的导师,那也只有可能是朱正廷。

从nine percent的限定团解散到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时间。所谓铁打的圈子流水的人,当年追在他们身后叫着nine's的呼声也是越发的小了,索性那些曾经他们的时光还被记录在网络上。

只要用心就找得到。

而蔡徐坤本身就有一个u盘,里面装着过去所有他向摄影老师要过来的东西,他偶尔会在空闲的时间翻出来看。

从他们还在大厂的时候到在洛杉矶,再是回国的巡演,最后一场最盛大的演唱会。可以私密放置的录像总藏着很多秘密,包括当年那些无处安放的情愫。当时相熟的摄影老师对他说,“坤,你和正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

然后不等他的回复就敢直接接口,“还是要藏着一点啊,你们还有的是时间。”

蔡徐坤知道他口中的“有的是时间”具体指的是什么,他们当时都在最重要的时刻,上升期是不能有真实绯闻出现的,何况是娱乐圈里面出现同性因素。

后来那个摄影老师成立了一个站子,还特地发博到了他的微信上面,蔡徐坤用小号点开看,又把自己和对方曾经的故事保存下来。

他后来在某个夜里问摄影老师,“老师,你是从什么时候就看出来了?”

摄影老师说,“最开始就是注意你们两个,因为当时所有孩子们都很不错。所以最开始定了剧本也都没怎么实行,后来导演就让我们自己挑人观察了。我选的是你们两。”

“那个时候就初见端倪了吗?”

“大概是从平安夜之后。”摄影老师说,“我还没见过这么快就熟悉起来的人。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你们认识到熟识也就十天不到。那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你们像对完美couple,撞在一起就会生成火花。”

“事实上我们很少有交集。”那时他们已经分开了,摄像老师听了他这段话,有些惋惜又有些庆幸。

“其实你们从来没有往真却和真相一样,这种才是最好的。因为你们不曾在年轻的时候对对方失望,所以只要日后登顶重逢,还是会有故事的。”

这个故事的确来了,虽然迟来了很多年,但兜兜转转回到了原点。

蔡徐坤亲自把最后一排的几张椅子摆好,从当年朱正廷所指的80一直摆到86号,他在84号面前站立了一会,忽然想起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

那会的乐华小队长脸上还带着一点紧张,虽然看起来平静。但他在展示自己舞蹈的时候,是全然自信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实力两个字的写法,现场的气氛顿时变成哦的一片,最后朱正廷还撩了张艺兴。

那会蔡徐坤在想,这个人真的很厉害。于是他忽略了那一瞬间加快的心跳,但那一点因为器官造就的失职,在后来很多的日子里,都响在他的耳边、振聋发聩。

蔡徐坤从失神里走出来,和导演组说自己想出去打个电话,导演组自然是不会拦住他的,只指挥着人按蔡徐坤记忆中的重塑大厂。

蔡徐坤走出大棚,面前是黑压压一片的摄影机。他攥了攥拳,找了个空档钻出去。这是以往他躲避灯光练就的本领,低头这样闯过去,抬头再看着前面走。

然后这一抬头,一看去,顿时就移不开眼了。

他前面站着好久不见的旧人,穿着如常风格的衣服,嘴角上扬的弧度多一分矜奢,少一分不足,妆面不够也遮不住天生的好样貌。

蔡徐坤感觉胸口里的那个器官又不听主人的使唤了,它把热烈感情全数吐出,捣乱他的五脏六腑,藏了太久的思念想念一一变成水银泻地,他感觉自己正在遭遇一场海啸。

海啸的源头生着天生夺命的妖精,他是蔡徐坤的一切苦厄,所有感情喧嚣的源头,他光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足够让人为他穿肠破肚。而最终当事人要收敛自己心生的情绪,微笑点头,把隐藏的不动声色小心暴露出来才不会吓走妖精一些。

蔡徐坤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来的好早。”

对方走近了,脚步不紧不慢的。二十六岁的朱正廷和他当年的小队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说上一句,“你来的也不晚呀。”

3.

二十六岁的朱正廷还是喜欢他的Gucci,他的运动鞋,他不合搭配的袜子,和不是他的蔡徐坤。

“我是第一个来报道的吗?”朱正廷挑挑眉,只一眼就忍不住先笑了。他的问话来的毫无距离感,绝口否认他们曾经分开。蔡徐坤含笑也点了点头,又似想到了什么的补充一句,“但没有奖励。”

像小孩一样,朱正廷撇嘴嘟囔,“那算了,还好我带了糖过来。”

蔡徐坤拍着他的肩膀,好似忍俊不禁,最终只能无奈叹气,“好啦,有大餐奖励你。”

朱正廷回头笑他,“包场?所有人一起?”

蔡徐坤:“就你。”

这两个字微妙的取悦了朱正廷,他似乎就这么满足了,指着大棚里面问,“我要先进去看一下再让蔡PD请客吃饭吗?”

蔡徐坤让开面前的位置让朱正廷走进去,他则落后半步就跟在朱正廷后面,架着摄像机的通道有机会拍下一前一后的画面,就像过去某个节点的倒带,时光就此回溯一个轮回,又到了那年在他们嘴边也放不下的大厂。

进厂的瞬间朱正廷记忆恍惚,历历在目的第一次会面又跳上心头,二十六岁的朱正廷又成了二十二岁的模样,那一年有十九岁的蔡徐坤。

朱正廷回过头,在熟悉的角落看到了新的总导演。他指着那一百个熟悉的座位笑着问,“我们还没有放宣传吧?”

新的总导演还是人精,和这明显已经有搞事意思的另外一个人一拍即合,于是另外一个还没来得及说话的人就被半推半就的拥有了新的任务。

朱正廷的心思大伙都清楚,节目组的人迅速的调整了一百张椅子背后的灯光和摄像机,和那些微妙位置摆上的话筒。朱正廷见蔡徐坤被叫去化妆,选管如今对他红脸,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好在蔡徐坤经验到了,也没有出什么意外。

朱正廷踱步走到一台摄像机之后,从瞄准镜头里看到了闭着眼睛的蔡徐坤。

二十三岁的蔡徐坤是被上天眷顾的人,时间匆忙也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很多痕迹,他还是如初少年模样,甚至嘴角笑容都无差别。

等待的时间没有用上很久,朱正廷就在镜头里看到了蔡徐坤,穿着常服的蔡徐坤踩上台阶,在这里他犹豫了几秒,那几秒几乎看不见,如果不是特别了解蔡徐坤性格的人的话。

不巧,朱正廷是个例外。

在他最开始认识蔡徐坤的时候,对方就是略有名气的一个人。他的出场就很惊艳,一套亮眼装扮和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稳妥拿下第一的人不卑不亢,在众人注视下回到属于他的位置。

他在位置前坐下了,手肘略微搭在大腿上,身子前倾,是认真的模样。

蔡徐坤没有在拍摄上花掉很多时间,他早就已经习惯出现在镜头底下,根本不需要导演过多的指导就可以完成朱正廷心血来潮对他的要求。

等拍完一支完整的视频,蔡徐坤从最上面的那张椅子上走下来,朱正廷从摄像机后面冒出一个头来,很捧场的说:“帅!”

蔡徐坤回了他一个微笑,看起来颇为温柔乖巧,朱正廷心里一动,觉得有点不妙。果不其然这人笑得温柔,话却是反着过来的,“朱导师,恭喜你,你的大餐没有了。”

朱正廷说他小心眼,又不禁低眼去看蔡徐坤的笑。

蔡徐坤原先最擅长用笑去回绝人,看起来对谁人都是好意满满,实则却不然。他把自己那一点傲藏在骨子里,骄傲的天衣无缝,叫人看出来了其实也说不出什么东西。

朱正廷和蔡徐坤相处深了,把他读懂的七七八八。蔡徐坤是朱正廷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能够把距离感和友善都放在一张笑面上的人,旁人见到他总觉得他纯善无害,不服气的又被他带笑的能力给折服了。以至于这么些年下来,只有朱正廷对他免疫。

朱正廷在自己完全免疫的微笑下试图和蔡徐坤商量,“大厂还没建好,没有吃的。”

蔡徐坤看他一眼,说:“全时。”

朱正廷:“……”

这就是相当公报私仇了——像原先每次朱正廷回绝蔡徐坤说自己不去食堂的理由,就连语气也如初一二。朱正廷寻思蔡徐坤是不是突然心情有点不好,要不然怎么会怼他。

于是又半个小时后他们两个被导演轰到了庭院的椅子上面对面,朱正廷摸出手机向对面的人求证,“要不我们还是点个外卖?”

蔡徐坤赞同的点头,说:“我想吃海底捞。”

4.

蔡PD到熟悉的大厂还没落定就得到两个任务,第一个是他自己愿意接的,布置还原记忆中的时光大厂,第二个任务是别人压他肩头的的,要为节目做宣传。但那个压着他的别人,是朱正廷,于是蔡徐坤什么都能接受。

所以应和朱正廷一起坑蔡徐坤的总导演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蔡徐坤早就不是几年前也在这个节目里头没有任何后台和成就粉丝的新人,又或者他早就意识到了,却在蔡徐坤容忍的没有任何反对之下,胆子变得愈发的大。

蔡徐坤闭上眼任由选管拿着那些化妆品在他脸上涂涂抹抹,感觉到之前因为见到某人而飞速跳动的心脏已经恢复常态。他的情绪在这几年里练就磨平,朱正廷面上撼动一分于蔡徐坤来说就已经是失态。

他被上好妆,撩起眼皮去看镜子,往后照得到的地方已经看不到朱正廷。他没有左顾右盼的去找人,是认定朱正廷不会在这时离开,这是一种无言的默契猜测,来得快速又真实。

然后他穿着常服,在灯光下站定,他的面前是通往顶端的台阶,身后是黑洞洞的摄影机。他像是在思考什么的闭上了眼睛,这个动作只持续了几秒就结束了。

像给过去的时间在某一刻画上仪式感的句号。

蔡徐坤从来不是对回忆无动于衷的人,何况这一段过程中还带着朱正廷的姓名,但假若丢弃那一部分的回忆是为了更新的故事,取舍之间他从来不会犹豫。

蔡徐坤低低的叹了口气,踏上了第一层的台阶。他的速度不快,带着一贯轻松的模样,却并不迟疑的往上走。

他在第二位和第三位的排列处停下了,如同他过去每次登上顶端之前都有的那一点微妙停顿,他回身却没有鞠躬,目光往前盯着虚空的落点笑了笑,然后转身不迟疑的走上了王座。

后来这支宣传视频同样放在了第一期偶像练习生的开头,那一个转身被很多ikun剪辑收藏,都说节目组这次实在是太会了。

彼时还没有发出任何宣传的大厂正在建设,朱正廷两人在大棚说了半天,终于是把总导演给吓无奈了,难得强硬的指挥把他们轰去庭院踩点布置,却还是让工作人员跟了上去。

“我记得这边原来有桌子。”朱正廷走在前面,这么说。

“那里是空的吧?”蔡徐坤眯着眼,盯着那几根不知道又刷了几回漆的设施。

“看一看就知道了。”朱正廷停在了草坪边上,指着里面装饰品一样的兔子牌饰。“我原来坐在这里写信的时候,特地注意过,还留下了一点小东西。”

他说到最后脖子有点红,

蔡徐坤看他一眼,好奇的凑上去看牌饰,竟然看到了朱正廷的签名。想来现在已经成熟的音乐人,在年轻时候也是个小孩。

蔡徐坤看他脸红,打岔的夸道:“真棒,你记对了。”

朱正廷立刻跟着夸自己,“那可不。”

他们从草坪里一前一后出来,旁若无人。跟过来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心说终于明白前辈们为什么不和这两位大神叙旧攀情,然后又不禁沉思这有朱正廷少年时签名的装饰品偷出去可以卖多少钱。

朱正廷和蔡徐坤往前走了好一会,才发现跟着他们的工作人员不见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懒得回头找人。蔡徐坤早到的一天把大厂已经基本还原出来,一草一木都有熟悉的样子。

等他们把整个大厂重新走回了一遍,蔡徐坤才想起来问他,“你现在住哪里?”

“他们不是给我们安排了房间吗?”朱正廷答道。

蔡徐坤的表情有些奇怪,张了张嘴没说什么,这会他们又绕到了刚才的庭院里,那里已经被摆上的桌椅,阳光从树荫缝隙照下来落在上面,还有一点发亮。

两人走过去坐下,商量着点什么外卖。美团外卖的软件一出,还是多年前的熟悉地址和周围的店铺,蔡徐坤低头看朱正廷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一边征求他的意见。

“饭菜都吃烦了,炸鸡你能吃吗?算了,要不我们还是就吃海底捞吧……”朱正廷放弃思考每天吃什么这么难的哲学问题,抬眼那一刻看到蔡徐坤一直盯着他在看。

蔡徐坤没有一点被抓包偷看的感觉,很坦然的应了一声,“那就海底捞。”

朱正廷熟练的下单点菜,都不用去问蔡徐坤要什么。于是另外一个坦然的拿出手机,在朱正廷支付密码输完过后似乎不经意的问起,“怎么会来的?你之后不是还有行程?”

朱正廷,“因为我觉得这里有我想见的人。”

蔡徐坤转账了金额过去,在朱正廷手机振动的那刻用陈述的语气道出,“比如我?”

他得到了对面的人一个点头,“我直觉你会来。”

“所以我也来了。”


TBC.

评论(74)

热度(1607)